<address id="5x9lf"></address>
<menuitem id="5x9lf"></menuitem>
<th id="5x9lf"></th>
<thead id="5x9lf"><cite id="5x9lf"></cite></thead>
<thead id="5x9lf"></thead><listing id="5x9lf"><menuitem id="5x9lf"></menuitem></listing>
<listing id="5x9lf"></listing><listing id="5x9lf"></listing>
<var id="5x9lf"><strike id="5x9lf"><address id="5x9lf"></address></strike></var>
<var id="5x9lf"><dl id="5x9lf"></dl></var>
<var id="5x9lf"></var><var id="5x9lf"><video id="5x9lf"><menuitem id="5x9lf"></menuitem></video></var>
<cite id="5x9lf"><video id="5x9lf"><thead id="5x9lf"></thead></video></cite>
<menuitem id="5x9lf"></menuitem><thead id="5x9lf"></thead>
首页玄幻疯骑士的宇宙时代章节

第二百零二章 尔虞我诈

推荐阅读:武动乾坤神藏乡村小神医凌天战尊大主宰圣墟超级女婿斗天武神我真不想花钱啊武破九荒

“时间有限,多余的废话就不提了,直接说结论——仅仅依靠我们游戏教会的话,独立完成救援的可能性是零。但幸好,我们不是一个人…….”

时光或许是最奇妙的魔法师,当年的莽撞少年,如今在比自己年长的前辈们面前,却能够很坦然的陈述自己的不足。

而做出这种发言的罗夏,此时就站在别人的船上,指挥着别人的战士在拼命。

?#21834;?真不愧是光辉图卷的精英战士,比我们强多了,如果全部是我们教会来的话,大概…….”

【大概会损失惨重?这就是你宁愿用别人的突击艇,也不用我们的战舰的原因?】

“当然,我们的船就算突破了这个防线,恐怕也不用修了,直接可以当废铁卖掉了。顺带一提,我觉得就是用我们的战舰,恐怕?#24808;?#32463;沉了。”

眼前战场的烈度,已经超出了中小教会能够承担的程度。

视野所及的边?#25285;?#37117;是战场,无数的?#19978;?#24618;物向着突击艇冲击过来,甲板上时时刻刻都有空战魔铠起降。

若不是派出了光辉图卷也派来足够的精英骨干,恐怕罗夏已经要被提前逼出底www.qmgl.tw吞噬小说网牌了。

现在已经到了邪神地带的外延地区,罗夏一边观察,一边手工绘制最新的战场地图,这也是?#32423;?#30340;一部分。

半个多小时前,在罗夏下定决心抛开其他教会,直接启动救援的时候,在离开的走廊时,也面对了早就准备的菲尔莱斯大主教。

“光辉图卷会记得这份人情的。”

相向而行的时候,背后那轻飘飘的一句话,即是拯救的代价,却也是拉拢。

之前游戏教会和鹰之冠走的很近,光辉图卷同样越发看重罗夏和游戏教会,接受施恩也是一种拉拢。

人情这种东西,说有就有,?#38405;承?#20154;来说价值千金,?#38405;承?#20154;不值一钱,有的时候重若泰山,有的时候却轻若鸿毛。

救下汉克斯,理清邪神能力的真相,的确对整个城市有贡献,也让光辉图卷欠了人情…….但这个人情也就一条人命的事情。

如果游戏教会真的有想法的话,这个人情就可?#23472;?#20026;双方加强联络的机会和渠道,提出一些不太过分的要求,到时候兑现不兑现,就轮到光辉图卷自己决定了。

而只要人情兑现了,游戏教会和光辉图卷达成了某种默契和交易,也就很自然的和鹰之冠拉开了距离。

菲尔莱斯不愧是出色的政治家,不放过任?#25105;?#20010;机会为自己的教会争取利益。

但或许他也没有料到,听到这句话,罗夏却笑了,笑的极其微妙,然后停顿了。

“人情吗?那么,可以现在兑现吗?”

于是,现在的罗夏,就坐在了光辉图卷的船上,指挥着对方的战士为自己而战。

【真没想到他居然会答应,现在已经超出了那个人情的范畴,是我们欠他的人情了吧?】

听到自己的神祗如此说,罗夏却直?#26377;?#20986;声。

“哈哈。小妹你还真是不适合玩这些脏东西(政治),幸好一直有娜?#20154;?#20204;帮你……..你真当他派出这些力量,甚至派人送死,是因为这个人情?对他们这些人来说,一条人命的人情又算什么。”

闭上眼,罗夏把那些不方便直接说的东西一股脑的丢了过去,也让罗丽陷入了沉默。

【…….这些人,算了,都交给你了。】

她被恶心的够呛,也懒得再动?#36234;?#20102;。

原来,在这个关键时刻,光辉图卷和鹰之冠还能发生争执,也是有原因的。

这些教会的高层,早就已经是职业政治家了,作为谋求利益的?#30475;?#21151;利生物,他们怎么会在这个关键时刻为小事争?#22330;?/p>

现在邪神们的突然发难,显然是早有准备的?#34987;?#36825;是新冬妮娅城遭遇的第一次邪神危机,如果无法度过的话,也将是最后一次。

这是巨大的危机,但也是只会有发生一次的巨大机遇,领袖的威信是依靠带领下属走出困?#22330;⑾站常?#33719;得一次又一次胜利中的建立的。

现在是建城以来最大的危机,但对他们来说,却也是证明自己能力和?#33258;?#30340;最大良机。

尤其是新的竞争者即将抵达战场的当下,这更是最后一个证明自己领袖资格,让中立派、骑墙派们选定立场的机会。

“谁能带领我们走向胜利,谁能在这场危机中取得最大的战果,就能够以巨大的威望直接坐稳城内老大甚至未来神系领袖的位置。”

双方别说发生口头争执和彼此指责了,私下小动作是肯定的,就算是私下开战,罗夏也不会惊?#21462;?/p>

往日,游戏教会是肯定会倾向鹰之冠的,因为鹰之冠的领袖高阶牧师文迪尔人比较温和,也和罗夏的私交不错,鹰之冠倾向于开?#36873;?#25913;革、工业发展的政治倾向也和游戏教会比较合适。

但这次…….

“我提议,组成联合舰队,各家都拿出主力战舰,直接把?#24378;?#22320;犁一遍!”

这是文迪尔之前的发言,很霸气,作风也很?#20570;?#24456;鹰之冠。

就是罗夏?#19981;?#25215;认,这的确是当前胜?#39318;?#39640;的做法……..也是鹰之冠获利最高的做法。

在之前主导围剿的光辉图卷失败的前提下,鹰之冠组建舰队,横扫邪神,很解气也很威武,也很自然的把光辉图卷比下去了。

罗夏估计,就算自己不在场,一旦启动了二十人董事会的表决方案,最后这个方案的通过率也是最高的,因为这个方案其他的教会的风险最?#20572;?#20184;出的代价也最?#20572;?#20182;们也只求平安度过危机。

而由于之前光辉图卷的汉克斯犯了大错,错误的情报源因此而来,光辉图卷连反驳的底气都不多,毕竟,在情况?#24187;?#30340;当下,这的确是胜?#39318;?#39640;的正统做法。

?#21834;?所以,要?#24310;?#20043;冠比下去,光辉图卷必须独?#23472;?#20986;点其他的成绩,比如说玩点手段弄砸鹰之冠的联合舰队,比如说我们现在的………”

【成功的独自完成救援?连自己的人命都可以当做筹码,这些玩政治的真是肮脏…….咳咳,哥哥我没?#30340;恪!?/p>

“说我也没错,谁叫我的神祗?#27492;拼?#26126;?#23548;实?#32454;胞一条筋,我们兄妹两无依无靠,人心隔肚皮,我的能力也不是万能的,我不学点乱七八糟的东西,一起被卖了还帮人数钱?”

罗夏没好气的说道,虽然语气有点冲,但也的确是一如既往的大实?#21834;?/p>

长兄若父,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默认自己是孤儿的罗夏,这几年可真没有空间闲下来,海绵一般的汲取各种知识?#22270;?#33021;,相反,朋友和亲人都在身边,有所依靠又没有什么追求的罗丽反而越来越过的开心了,越来越不需要思考了。

罗丽沉默了,她觉得自己该说点什么,至少证明自己不是单细胞,也不会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所?#38405;?#23601;选择了光辉图卷这边?】

“嗯,鹰之冠的做法很稳妥,但稳妥也就等于迟?#28023;?#20063;就等于…………坐视那些陷入敌占区的战士死亡!”

每家都出战舰和战力组建豪华舰队?那至少需要数百个小时整编、调整吧,从这个方案出口的瞬间,也就等于将第一波舰队所有成员默认成死人了。

罗丽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在短短的一霎,罗夏就毫不犹豫的舍弃了之前倾向鹰之冠的战略,这才是关键。

同时,她再度确定了自己不擅长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是让越来越和老?#24223;?#30340;罗夏来玩这些玩意吧。

【所以,为了救援娜娜和艾德琳导师的机会,我们就主动选择成为了光辉图卷挑战鹰之冠的棋子?#38752;?#24597;现在鹰之冠他们已经恨死我们了,这年?#25918;?#24466;是最遭人恨的。】

“呵,这年头,谁不是棋子,只以为自由的,多半只是没有看到背后的那只手……..不过,我可不觉得鹰之冠和光辉图卷能够得偿所愿。”

面?#23472;?#36817;了询问下一步计划的光辉图卷的飞艇船长,罗夏直接下达了继续前冲的指示,?#21364;?#38271;走?#35835;?#19968;点,才继续说道。

“他们,低估了邪神,还真以为这次又是没有?#23472;?#30340;邪神作乱,立威的机会?#24656;?#24935;之眼就很麻烦了,另外一个我们熟悉的……..?#21595;牽?#30495;当这是我们发现了邪神势力,而不是邪神准备好了打算一股脑弄死我们?作为被动的一方居然还采取所谓的稳妥方案,嫌死的不够稳吗,若没有猜错的话,现在所发现的一切,甚至我们的到来,都只是…….陷阱。”

【陷阱?】

“是的,我们已经在陷阱之中了,不管是正在救援的我们,还是城内的他们,已经生死相关了,居然还在争权夺利互扯后腿,果然这世间最愚蠢的,就是所谓的政客了。”

?#21834;?.前方两公里高能反应!邪神!波动和之前的完全不同!这是又一个邪神!”

通?#23545;?#30340;歇斯底里的尖叫,作为了这最长一日的开幕。

而事后,罗丽始终记得眼前的一幕,在舰桥的一片混乱之中,罗夏那满是嘲讽之意的笑脸,是显得是多么的不合群和另类。

相邻小说:黑卡重生散财神豪垂钓诸天我在空中建座城名动万古永生帝君攻打牛?#39134;?/a>、天网建筑师?#34164;?/a>、大宋书痞
时时彩后一选号技巧
<address id="5x9lf"></address>
<menuitem id="5x9lf"></menuitem>
<th id="5x9lf"></th>
<thead id="5x9lf"><cite id="5x9lf"></cite></thead>
<thead id="5x9lf"></thead><listing id="5x9lf"><menuitem id="5x9lf"></menuitem></listing>
<listing id="5x9lf"></listing><listing id="5x9lf"></listing>
<var id="5x9lf"><strike id="5x9lf"><address id="5x9lf"></address></strike></var>
<var id="5x9lf"><dl id="5x9lf"></dl></var>
<var id="5x9lf"></var><var id="5x9lf"><video id="5x9lf"><menuitem id="5x9lf"></menuitem></video></var>
<cite id="5x9lf"><video id="5x9lf"><thead id="5x9lf"></thead></video></cite>
<menuitem id="5x9lf"></menuitem><thead id="5x9lf"></thead>
<address id="5x9lf"></address>
<menuitem id="5x9lf"></menuitem>
<th id="5x9lf"></th>
<thead id="5x9lf"><cite id="5x9lf"></cite></thead>
<thead id="5x9lf"></thead><listing id="5x9lf"><menuitem id="5x9lf"></menuitem></listing>
<listing id="5x9lf"></listing><listing id="5x9lf"></listing>
<var id="5x9lf"><strike id="5x9lf"><address id="5x9lf"></address></strike></var>
<var id="5x9lf"><dl id="5x9lf"></dl></var>
<var id="5x9lf"></var><var id="5x9lf"><video id="5x9lf"><menuitem id="5x9lf"></menuitem></video></var>
<cite id="5x9lf"><video id="5x9lf"><thead id="5x9lf"></thead></video></cite>
<menuitem id="5x9lf"></menuitem><thead id="5x9lf"></thead>
在线真人龙虎斗 新疆25选7开奖池多少 三张牌游戏大全 重庆快乐十分幸运农场 期平特二码赶快 谷歌3d地图 分分彩打流水公式 秒速时时彩是假的 曾道士玄机图 体彩店2串1自己刷销量 重庆欢乐生肖彩票开奖结果 国际足联点球新规则 怎么看北京pk10走势图 任选9场奖金统计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新浪爱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