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5x9lf"></address>
<menuitem id="5x9lf"></menuitem>
<th id="5x9lf"></th>
<thead id="5x9lf"><cite id="5x9lf"></cite></thead>
<thead id="5x9lf"></thead><listing id="5x9lf"><menuitem id="5x9lf"></menuitem></listing>
<listing id="5x9lf"></listing><listing id="5x9lf"></listing>
<var id="5x9lf"><strike id="5x9lf"><address id="5x9lf"></address></strike></var>
<var id="5x9lf"><dl id="5x9lf"></dl></var>
<var id="5x9lf"></var><var id="5x9lf"><video id="5x9lf"><menuitem id="5x9lf"></menuitem></video></var>
<cite id="5x9lf"><video id="5x9lf"><thead id="5x9lf"></thead></video></cite>
<menuitem id="5x9lf"></menuitem><thead id="5x9lf"></thead>
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青春湘信有鬼章节

第一百章 死灰复燃的事

我小舅舅唐天雷这天也参与了,对于这种新式的玩具,不管是小孩子,还是少年少女,都是心里痒痒的。天雷舅舅很早就没有读书了,一直跟着另外一个舅舅百雷学养鱼。平时很难有时间出来玩,这天居然有时间出来,倒是让我好奇了一下。

外公家虽然算是遥巨村的人,可是却紧挨着我们弘扬堂这边。当初他们这一支唐姓的人家,为什么落户遥巨村,我想是因为后来分户有关系。因为他们这一房在遥巨村有几户,在弘扬堂这边有几支。虽然和我这个唐姓没有太大关系,最早却都是从万福亭繁衍下来的。

我们大院老屋的人,甚至都把我外公家附近那几户,当成了是我们弘扬堂的人。天雷舅舅的人缘似乎也不错,惠柏一直和他站在一起。两个人不时的说着话,他们关系一直很好,这是大家都知道的。

这种新式玩具的诱惑太大,大家都巴巴的看着这边,希望惠柏心情好,可以让自己多坐一会儿。我站在边上的羡慕?#19978;?#32780;知了,何况当时能够搞到轴承,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

这天可以说我们大院老屋的人,还有当初住在这里后来搬出去的,?#28784;?#36824;在上中学以下的,满满堂堂的都来了。那些没有来的就是女孩子,还有几个就是不能动的了。

我既有些小小的兴奋,也有一些不安的紧张。因为看到天雷舅舅在,我就知?#38647;?#24049;有可能能坐上去玩一会儿的。他一向虽然不太和我说话,但是对?#19968;?#26159;很照顾的。

惠柏做的这辆木板轴轮车,据说是他大哥唐?#24403;?#20146;自给他做的。他大哥对他很好没得说,因为是村里开?#20384;?#26426;的学徒,所以搞到了这换下来的轴?#23567;?#19981;说我羡慕的不行,就是我堂叔顾经这些年龄的人,都是羡慕的眼睛发红。

这木板轴轮车前面就是一个大的轴承,用一根小孩?#30452;?#31895;的圆木做成了前轮。后面是两个稍微小点的轴承,做成了两个后轮,中间连接前后?#31181;?#25745;的,就是两根比较大的?#23601;貳?#20877;在上面铺上一块宽宽的木看小说到吞噬 tsxsw.com板做座位,就是一台时髦大气的木板轴轮车了。

看着大家坐在上面,被小伙伴们推着,飞速溜出去那神气的样子,我心里还是很羡慕的。不用说我也很想轮到自己去坐坐,不过大家似乎都忽略了我的存在,一个个都争前恐后的。不过这个我也理解,像我这种不愿意吱声的人,肯定很难轮到我去坐的。

惠江也是在的,他眼里的羡慕不比我少,他很想上前去坐坐,但是不知道他怎么想,居?#24187;?#26377;主动上前。他站在我身边的样子有些落寞,我有些奇怪的推推他,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他看了我一眼没有吱声,似乎想说什么,却又忍住了没有吱声,然后忽然便走了过去。

他和惠柏是亲堂?#20540;埽?#34429;然现在没有住在一起了,可是他姐姐惠雨还和惠柏是同学,一些什么生日过节的,家里人还是会聚在一起的。按道理来说他和惠柏应?#20204;?#36817;的,但是我以前也隐隐听他说过一些什么,知道他和这些堂?#20540;?#22992;妹关系一般。

但是今天面对这木板轴轮车的诱惑,他终于还是走了过去,胆大的和惠柏说了想坐坐。

出乎意?#29616;?#22806;的是,惠柏丝毫没有拒绝,说?#28784;?#36825;些排在前面的人坐完,就可以?#27809;?#27743;来坐。我看到惠江的?#25104;?#32456;于红润了起来,虽?#24187;?#26377;对我表示什么,但是那种看过来的眼神,无疑在告诉我他有多激动。

因为这个时候除了好一点的晒谷坪,就连那坑洼不平的土马路,都不太适合这种木板轴轮车的滑动。大家玩到了兴头上,自?#28784;?#23547;扒一下哪里有这好地方。大家说去柏油马路上去,但是因为时常有车经过,主要还是离着有些远。这个时候大家都穿上了厚厚的棉衣,实在是不想动到那边去了。

便有人出主意说要不去冰上试试,这个主意让人心动,那犹如?#24471;?#30340;池塘完全冻住了,如果可以在上面滑动的话,简直轻轻一推,就可以从这边滑到那边岸边去。有人说出来,自然边有人按捺不住了寻思。有人便说去大槐树边的池塘试,因为不但大而?#20197;病?/p>

大家?#22378;?#33633;荡的来到池塘边,有人便找了根木棍,使劲的朝冰面上砸。果?#24187;?#26377;令大家失望,砸了好多下都没有动静,大家顿时欢呼了起来。

这可能是入冬以来,大家最高兴的事情了。

惠江如愿以偿的坐上了木板轴轮车,被大家推着溜了出去,眼见着他飞速的冲出去,他居然坐在车?#32447;?#21695;呀呀的怪叫了起来,高兴的手舞足蹈。我站在这边石阶码?#25151;?#30528;,心里羡慕的不能自己。

按照开始说好的规矩,这木板轴轮车推过去之后,对岸的小伙伴再把人推过来,然后到岸之后轮到下一个上。虽然大家都是这么说,可是谁希望自己可以早点坐上过过瘾,也希望坐在车上的可以早点完事。

看着惠江兴奋的被推了过来,?#27426;?#30340;用脚踏着前面的木杆,让木板轴轮车在冰面上做出各种各样的曲线来。虽然穿着大棉衣,包的像个小地主,但是他兴奋的样子,还是大大刺激了没有坐上的人。这自然包括了我,看到他到了岸边,我便也兴奋的拉着他,问他怎么样的感觉。

他便像个已经坐了很多次,已经熟悉了这车的?#38405;?#19968;样,下巴一扬得意的说道:“太过瘾了,如果他们再推快一点的话,我保证能在池塘中间转两个圈!”原来他刚刚被推过来的时候,因为?#27426;?#30340;左右拐动,可能往左的时候拐得太?#20445;?#23621;然让车在中间转了一圈,最后没有出现意外,乘着余势?#31181;?#25509;的滑了过来。

这种因为操作失误带来的意外,?#19997;?#21040;了他的嘴里,倒是成了他炫耀技巧的资本。我们这些没有坐过的,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他吹嘘。因为自己没有试过,自?#24187;?#26377;发言的权利。尤其惠柏他们在一旁没有吱声,倒是让我们认为真的如此。看着他们呐喊着,让坐在车上的人左拐右拐的炫耀,更让我们眼睛差点掉地上了。

人生就是如此!

很多意外的惊喜,让你束手无策,也有很多意外之外,让你无所适从!

我们没有坐到木板轴轮车的,在一旁羡慕的不行,而坐到了车的,自?#24187;?#39134;色舞。当时大家的欢乐居多,谁也没有?#31995;?#24847;外的发生。

因为车是惠柏的,坐了几个人之后,他便想自己再过过瘾,这点没有人敢有异议。毕竟大家都想看着他给面子,让自己也能坐上过把瘾。我本来以为会轮到我有机会,没有想到刚刚说来这边的时候,天雷舅舅居然去了对岸。而我又是个没有见机的人,没有跟着舅舅去那边站着。

看着池塘的冰面上,已经划出了许多奇怪的线条,那都是轴轮在冰面上留下的。有笔直的线条,也有弯弯曲曲好看的弧线。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些混乱的线条,我忽然心里有些难过。

我不知?#38647;?#24049;究竟是怎么了?不知道是不是失落,亦或是一种别的原因。看着惠柏被人推出去的时候,坐在车上俨然一副大将军的模样,我心里愈发的不知所措。可能不想让别人看到我的难过,我站在比较靠后的位置。看着惠柏那穿着蓝布棉衣的背影,我忽然有种奇怪的感觉。

他会不会掉进池塘里去?

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忽然在心里升起这个想法!我绝对不是嫉妒,或者是一种得不到?#20197;擲只?#30340;心里,而是没来由的便升起了一股这种不好的想法。

大家说话的时候,都会呼出一些雾气来,口鼻都冒着寒气。他们站在我的前面,雾气蒸腾得让人惊讶。我目光透过这些雾气,隐隐看到惠柏到了对岸。刚刚自己心里升起的那奇怪的想法烟消云散,似乎又隐隐看到天雷舅舅和惠柏说什么,他朝我看了过来,瞬间我的心砰砰跳的更加快了起来。

天雷舅舅一定在和他说,让我坐坐这木板轴轮车吧!我心里几乎敢肯定,因为他们都看着我,我心里瞬间美化了。

看到惠柏再次的坐在了木板轴轮车上,我的心不争气的砰砰乱跳,只希望他快点过来。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似乎看到他们站脚的岸边,一片石头似乎变暗了,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我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了?

好像惠柏要和那片石头融合在一起,然后慢慢被拉进了那片黑暗。我眼睛有些惊恐起来,但是大家没有看着我,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了,因为惠柏已经被我天雷舅舅和另外一个人推了过来。

木板轴轮车和开始一样,飞快的在冰面上滑动。但是惠柏为了过瘾,?#27426;?#30340;左右拐动着。他兴奋的吼叫着,身子?#27426;?#30340;坐在车上挺动着,怪叫着。

忽然,惠柏不见了,犹如一道幻影一般!

是的,他不见了!

他掉进池塘里去了!

那本来光滑如镜的冰面,突然无声无息的裂开了,然后在池塘中间的位置,忽然现出了一个五六坪的冰窟窿。惠柏连同那辆木板轴轮车,一起直接沉入了冰水里去。

大家一时间都惊呆了,这突然的变故太令人惊讶了。两边岸边的人,第一个?#20174;?#20415;是连滚带爬的跑上池塘边,大?#20063;?#24819;起来惠柏还在冰水里。

大家惊叫起来,我看着大家惊慌失措,我却似乎神魂离体了一般,看着大家?#39029;?#20102;一团,有人叫?#35753;?#26377;人直接跑了不见。我看着池塘中间露出的那个黑影,心里已经空洞的浑身发寒。在这寒冷的冬天里,我感觉到一种比这更令我恐惧的东西。

时时彩后一选号技巧
<address id="5x9lf"></address>
<menuitem id="5x9lf"></menuitem>
<th id="5x9lf"></th>
<thead id="5x9lf"><cite id="5x9lf"></cite></thead>
<thead id="5x9lf"></thead><listing id="5x9lf"><menuitem id="5x9lf"></menuitem></listing>
<listing id="5x9lf"></listing><listing id="5x9lf"></listing>
<var id="5x9lf"><strike id="5x9lf"><address id="5x9lf"></address></strike></var>
<var id="5x9lf"><dl id="5x9lf"></dl></var>
<var id="5x9lf"></var><var id="5x9lf"><video id="5x9lf"><menuitem id="5x9lf"></menuitem></video></var>
<cite id="5x9lf"><video id="5x9lf"><thead id="5x9lf"></thead></video></cite>
<menuitem id="5x9lf"></menuitem><thead id="5x9lf"></thead>
<address id="5x9lf"></address>
<menuitem id="5x9lf"></menuitem>
<th id="5x9lf"></th>
<thead id="5x9lf"><cite id="5x9lf"></cite></thead>
<thead id="5x9lf"></thead><listing id="5x9lf"><menuitem id="5x9lf"></menuitem></listing>
<listing id="5x9lf"></listing><listing id="5x9lf"></listing>
<var id="5x9lf"><strike id="5x9lf"><address id="5x9lf"></address></strike></var>
<var id="5x9lf"><dl id="5x9lf"></dl></var>
<var id="5x9lf"></var><var id="5x9lf"><video id="5x9lf"><menuitem id="5x9lf"></menuitem></video></var>
<cite id="5x9lf"><video id="5x9lf"><thead id="5x9lf"></thead></video></cite>
<menuitem id="5x9lf"></menuitem><thead id="5x9lf"></thead>
江西快三45期开奖号码 苏州福利彩票官网 网易足彩 云南十一选五直三开奖结果 极速时时彩是官方彩吗 26选5好彩奖金是多少 新疆喜乐彩走势图带连线 同城游十三水官网 山东时时彩导航 福建体育彩票25选5 全国联网排列五走势图浙江风采 河北十一选五app苹果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云南时时彩交流群 江苏十一选五玩法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