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5x9lf"></address>
<menuitem id="5x9lf"></menuitem>
<th id="5x9lf"></th>
<thead id="5x9lf"><cite id="5x9lf"></cite></thead>
<thead id="5x9lf"></thead><listing id="5x9lf"><menuitem id="5x9lf"></menuitem></listing>
<listing id="5x9lf"></listing><listing id="5x9lf"></listing>
<var id="5x9lf"><strike id="5x9lf"><address id="5x9lf"></address></strike></var>
<var id="5x9lf"><dl id="5x9lf"></dl></var>
<var id="5x9lf"></var><var id="5x9lf"><video id="5x9lf"><menuitem id="5x9lf"></menuitem></video></var>
<cite id="5x9lf"><video id="5x9lf"><thead id="5x9lf"></thead></video></cite>
<menuitem id="5x9lf"></menuitem><thead id="5x9lf"></thead>
欢迎访问吞噬小说网
首页修真从前有座灵剑山章节

第三十四章:绝对的实力

犬走棋当然不是狗。

来自西夷大陆的神话级魔兽,传说中能吞噬神祀的灭世魔狼芬里尔,又怎会是狗?事实上大多数仙兽的血统都是自成一统,哪怕相貌与其他灵兽有相似,内里?#20174;?#24456;大分别。

更何况,就算芬里尔真的是狗,也是西夷大陆的狗……

所以,当驭兽宗的长老们自以为掌握到月灵的灵犬属性,祭出专克灵犬的驭兽圈,试?#21152;?#35757;丨狗师皮鞭来束缚魔狼芬里尔的时候,便注定了悲惨的下场。

从头到尾,芬里尔都不曾真正被驭兽圈压制住,尽管灵宝级的威能还是给它造成了?#27426;?#24433;响,可是,在对手全无防备的时候骤然暴起?#35828;?却再容易不过了。

驭兽圈的器灵,本身的实力不弱,以芬里尔此时的幼体形态还难以正面抗衡,但如果是毫无防备的器灵,那就另当别论了……器灵无实体,本是极难受到伤害,可对专精于吞噬的芬里尔来说,虚体形态却是最无防备的形态,一口下去,器灵的半个身子便永远地消失了,再也重生不回来,同时元神与器灵相连的两名金丹长老也遭到反噬,元神破损,金丹暗淡。

而凶焰大盛的魔狼,则感到一股难以言喻的饱满力量在体内充盈着,这一口偷袭实在是极大的滋补,令它的身形瞬时膨胀数倍,凶焰滔天

接下来,只要将那器灵完全吞噬,它将得到难以估量的巨大成长,?#27426;?#23601;在魔狼准备低头去吞驭兽圈的时候,一声鸣雷似的巨响自冠云峰下直冲而上。

“孽畜”

而那庞大的身影甚至比声音更快,魔狼完全来不及?#20174;?就看到眼前多了一个黑影,那黑影化身数十米高的巨人,一爪就捏住了它的脖子,爪上的力道?#20204;?方才还纵横不可一世的魔狼被牢牢箍住,四肢奋力抖动挣扎却无济于事,片刻后狼嚎化为呜咽,凄惨不堪。

果然是一山还有一山高

谁也没料到虎王的动作是如此果决。

当他看到冠云峰上的异变时,竟然半点犹豫也没有,便放下了王陆等人,转身上山。

那个时候,明明只要再出一招,便能将对手打成重伤,偏偏他连出一招的时间都不愿浪费。

“真是明智呢。”

望月谷中,王陆缓缓收回坤山剑,而在他身后,琉璃仙已进入剑心通明的状态,小七的禅杖也撑起了一片禅光……三位一体的防御体系已经成型,虎王计算全力出手,一两招内也难以破开防御,但是耽误一两招的时间,山上的芬里尔便可以从容地吞下驭兽圈,然后?#21448;?#22829;夭。

对方的?#20174;?#27604;预想地更快,也更正确,资料中冲动易怒的虎王并没有那么好对付。看着冠云峰上的庞大人影,王陆嘿嘿一笑。

“有点本事,?#19978;?#22312;绝对的实力面前毫无意义。”

小七实在忍不住:“绝对的实力这个梗用太多次了”

“那改成凡人的智慧如何?”

与此同时,冠云峰上,虎王雷震看到身周的一片狼藉,目眦尽裂,恨不得将这条小狼直接捏成肉末,但是从手上传来的仙兽气息,却让他下不去手。

如今看来,这头魔狼自然不是云台山的月灵,但仙兽的品级却**不离十,至少也是准仙兽,价值连城。尽管偷袭器灵,造成灵宝破损,两名金丹长老受伤,可是和仙兽的价值相比,也不算什么。

器灵被一口吞掉半个身子,只要回归灵宝空间内滋养个十天半月也就恢复了,那两个金丹更不值一提,就算死了也不碍事,现在要紧的是将手中的魔狼彻底抓牢,决不能让它跑了。

雷震手上一紧,元婴级的灵动法力开始渗入魔狼体内,不单在它体内接连布下禁制,更逐渐汇聚到元神契约上,试图瓦解掉现有的契约,以驭兽宗的契约替代其上。

多亏了元婴级的修为,让性格暴躁的他,能够在瞬息之间冷静地想到许多事……这魔狼品级之高堪比仙兽,而元神上的主仆契约更是出自大师手笔,显然这是属于某个上品宗派的灵兽,随意掠夺会有极大的麻?#22330;?#20294;是只要将驭兽宗的契约覆盖上,就算最后得知仙兽是盛京仙门所有,驭兽宗也敢正面和它叫板。终归是上品宗派,道理二字还是有些用的。

只是这个契约的破解实在有些耗费心神,虎王并不擅长这等精妙功夫,而擅长的那两位长老,兀自?#28372;?#25171;坐,修复方才所受的元神创伤,半点忙也帮不

不过,元婴级的修为摆在这里,一点点磨,总能将那契约刻印消磨殆尽,无非多花点时间罢了。而且正好能让望月谷中那几人,自以为有可乘之机。

回头看向望月谷中那几人?#26469;?#27442;动的姿态,虎王忍不住摇起了头:“自作聪明”

魔狼的意外出现,的确给驭兽宗带来了些麻烦,造成了计划外的减员。但是虎王布置在冠云峰、tsxsw.com望月谷的局,可是留有足足一倍的余地,哪怕此?#26412;?#36830;自己都?#35805;?#20303;,无暇分身,驭兽宗其余的人手也足够镇压住那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30452;?#20102;。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卖弄阴谋诡计是自取灭亡。

“动手”

随着虎王的一声令下,驭兽宗布置在望月谷内外的所有?#30528;?#20840;数翻开。虎王根本没兴趣跟对方你来我往,第一回合便要将对手彻底碾碎

五位金丹长老,十余头修为在金丹上下的灵兽,以及雷震的爱宠,修为达到金丹巅峰的翼虎……综合实力超出对手十倍以上。别说对方仅仅是一个金丹中?#21453;?#30528;两个虚丹下品,就算是元婴真人在此也只能勉强?#29992;?绝没有抗争的本钱。

而如果加上万灵锁煞大阵,就算元婴真人也难以逃脱

望月谷中,阴风呼啸,厉鬼横行,阴气的漩涡在万灵大阵的趋势下构成了一道龙卷屏障,阻?#35895;?#20309;人的进出。

“哟呵,这阵容真是豪华啊。”面对近乎绝境,王陆笑得反而更开心了,他?#25239;?#25195;过四周,除?#22235;?#20123;金丹长老和金丹级灵兽外,驭兽宗上百名精锐弟子也是?#26469;?#27442;动。

“?#19978;?#19968;将无能累死三军,你们,要怪就怪主帅无能。”

下一刻,王陆面色一肃:“七娘,超?#21462;?/p>

小七点点头,禅杖一震,一?#35805;?#34915;禅师便从禅杖中走了出来,与小七并肩而立。白衣禅师神色肃穆,?#25239;?#28201;和而虔诚,甫出场便带来一阵柔柔的暖风,驱散了四周的阴森鬼气。

那是灵宝禅杖的器灵。

召唤出器灵后,小七立刻与其一道念诵经文,女子声音全无往日的轻佻洒脱,变得庄严肃穆,每一个音节都如威严的古?#28216;?#21985;作响。

一本九州大陆随处可见的禅宗入门经文?#35835;?#36947;往生经》,被小七和她的搭档器灵共同念诵出来,?#20174;?#19981;可思议的神通,经文一出,四周的无数厉鬼齐声尖啸,仿佛遭到?#22235;?#20197;承受的巨大痛苦。?#27426;?#36825;尖啸声一起,阴风大盛,顿时压制得佛经的光芒局限于小七身边十米之内。

主持万灵大阵的金丹长老大声笑道:“真是可笑,区区一人之力,竟想超度山谷中万千冤魂,你以为自己是地藏王菩萨?”

小七面色?#27426;?只是默默念诵经文,在万灵大阵的压制下维持着禅光?#24187;?/p>

然后,王陆上前一步,恰好踏在禅光与阴风的?#21796;又?#22788;。

“须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话音宛如实质一般落在谷中,下一刻,望月谷内外上百人,同时感到?#35828;?#38754;的震动,仿佛有千军万马奔腾于此,又如同长江大河在怒吼,其势滔滔,沛然莫?#23567;?/p>

“这,这是地脉共振?”主持大阵的长老顿时心中一慌,来自阵中的反馈力量是如此之强,第一?#25569;?#21160;便?#25307;?#35753;他措手失去了对大阵的控制。仿佛整座望月谷都在反抗他。

王陆一次踏步间,竟能引发地脉共振?开什么玩笑,真有那个本事,最次也是元婴真人,何需玩弄什么花招,直接提剑砍翻所有人不就行了?

但事实发生在眼前,想不承认也没可能,那长老全力运转阵法,试图压制地脉的转动,可就是在这个时候,他却愕然发现,云台山的地脉似乎?#20154;?#24819;象的还要广阔得多……

而?#39029;说?#33033;之外,望月谷内外,万物生灵都被这一步的力量带动,开始默默应和小七的往生经文。

而驭兽宗的修士们,耳边仿佛响起了千言万语,身周的一草一木都如同有了灵性一般,在小七和器灵的带领下齐声念诵经文,声音有的稚嫩如孩童,有的豪迈如壮汉,有的柔婉如女子,还有的沧桑如迟暮老人。

这千万个声音,各有各的不同,各有各的向往,但无一例外地以一片赤诚倾诉着对死的抗拒,对生的?#26159;蟆?/p>

“生灵祈愿?”那金丹长老更为惊骇,传说中唯有大德大能之人,才能以一己宏愿得万灵响应,这狗肉禅师虽然功力不弱,但距离大德的境界还差得很远很远,这到?#20303;训?#26159;王陆所为?

?#19978;?#20877;深一步的思考,已经来不及了,在望月谷的生灵响应之下,小七的禅光逐渐瓦解着锁煞大阵的阴风屏障,以她本人为核心,开辟出一片往生净土。阴风刮过,?#22815;?#28040;散,只留下一缕清风。这锁煞大阵汇聚的阴魂厉鬼在以惊人的速度减少,大阵摇摇欲坠

“怎么会这样?”

望月谷内,其余几位金丹长老彼此对视一眼,立刻回到了各自的位置,开始联手出力,维?#32456;?#27861;。而十余头灵兽则呼啸着?#35828;?#19968;处,试图打断小七的超度经文。

这些灵兽均有媲美金丹修士的实力,此时全力扑击,威势更是惊人,但转瞬之间,十余声爆鸣接连炸响,灵兽们各自发出痛苦的闷哼与惨叫,被一股绝对的力量弹了回去。

王陆撑起无相剑围,缓缓吐出一口血?#20219;?#27987;郁的浊气。

而在身后,琉璃?#23665;?#36148;着他的背脊,双手扶着他的手臂,二人几乎合二为

方才无相剑出,琉璃仙同时?#20284;?#21073;心通明,将澄净的剑意与王陆的无相剑法融为一体,在那些灵兽扑击而至前,放出千万道锐利剑意,以攻代守?#30772;?#23545;方在最后关头退缩几分,冲击力大打折扣。

当然,即便有悍不畏死的,硬顶着剑心通明的剑意冲击过来,其力道?#19981;?#21066;减不少,于是哪怕十余头灵兽联手,也没能击破无相剑围。

王陆的无相功从来不畏群战,十余头灵兽合力,其实并不比单独一头灵兽的威胁性强太多,他此时防御力高达虚丹九品4转?#36824;?#26469;正是金丹巅峰,而有琉璃仙相助,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几乎逼近了元婴的层次

除非有真元婴级的全力输出,否则无相剑围撑起来,任何人也别想越雷池一步。

十余头灵兽之后又连番冲击,王陆固然有些左支右绌,更无暇以无名剑反弹伤害,但时间一点一滴流逝,小七的往生净土?#20174;?#39030;着五名金丹长老的压制?#27426;?#33192;胀,眼看就要将锁煞大阵突破。

“一?#24717;?#29289;”

冠云峰上,虎王终于按捺不住,发出惊心动魄的怒吼。

元婴真人的眼力何等毒辣?一瞥之下,便看出望月谷中的局势已经脱离了掌控,非得有更高层次的人出面不可了。

而更高层次的,除了他还能有谁?

尽管手中的魔狼还未?#20384;?#23436;毕,那层契?#31085;?#21360;只将将突破了外围,此时还无暇分身,但是对元婴修士而言,这个局面并不难应对。

分身不行,那便分神。

一?#38647;?#32418;色的暗影自虎王的巨人身躯内破体而出,飞临望月谷上方。?#21069;?#24433;看起来就像是缩小了一圈的虎王本人,表面被?#20185;?#21644;红色所覆盖,内中则有光华流转。

不少人惊呼起来:“元婴出窍”

修为到了元婴,便如同有了第二条生命,不仅是修士在面临生?#29282;?#26426;时,能舍弃肉身,元婴飞遁,而后夺舍重生。在需要的时候,也能主动将元婴分离出来,当作身外化身使用。

单独的元婴缺少肉身保护,会显得特别脆弱,但修士元婴几乎拥有他本人全部的法力神通虎王将元婴分离,驾临望月谷上空,一出场便以对的力量镇压下来。

元婴修士的全力出手,层次完全不同,小七的往生净土在第一时间便被席卷而回,禅光被紫红色的光芒压缩回去,只留下方圆十米的一团。王陆的无相剑围也剧?#20063;?#25238;起来,本人更是从口鼻之中溢出黑血哪怕得琉璃仙之助,二人合力仍不能抗衡元婴的威压。

接近元婴,和真正的元婴差距之大,宛如不可逾越的鸿沟。更何况虎王元婴出窍,是直接站在了万灵锁煞大阵的阵眼处,威能更增几分

“在绝对的实力之下,你的雕虫小技毫无意义。”

虎王元婴在空中发出冷漠的嘲讽。

“努力压榨你的每一分潜力,让?#22839;?#29609;得久一点。”

虎王边说着,边加大了元婴的法力输出,望月谷中,宛如苍穹下沉,王陆的剑围在重压之下向内紧缩,摇摇欲坠。

而在无相剑围的正中,小七已经停下了往生经文的念诵,并收回了禅杖器灵。面对这种层次的危机,作为分身的她已经无能为力。

女子仰头望天,感慨道:“绝对的实力……虎王雷震,名不虚传”

作为驭兽宗分舵的大长老,虎王在很多人印象中只是?#25484;胀?#36890;的元婴水准,只有和灵兽翼虎联手才有水准以上的实力,但如今看来,这积累深厚的元婴修士,实在隐藏了不少的实力,单单凭其元婴,便足以和?#32960;?#30340;元婴?#20284;?#25239;衡

所以当他夸口绝对的实力时,实在令人笑不出来。

当然,王陆任?#38382;?#20505;也能笑。

“名不虚传?要不了多久就是?#26469;?#19981;朽了,绝对的实力?#25239;?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叫绝对的实力”

话音?#31456;?远方响起悠长的号角声。

?#23545;?#26395;月谷外十余里的一座山巅,猫女灵烟放下?#22235;?#21482;由王陆亲自交给她的号角,方才沉闷的号角声几乎震聋了她的猫耳。

望月谷的情形,她能清楚地感知到,尤其虎王雷震充满嗜血杀戮的法力波动更是令她汗毛炸立。猫女很清楚王陆等人此时面临的危机,只是,她却想?#24187;?#30333;,为什么王陆在先前交代她,一旦发?#21482;?#29579;元婴出窍,便要吹响这只号角

片刻之后,身周的气息发生变化,猫女一惊,随即怔怔地看着?#32929;?#19979;,山林中,千万点幽光点亮。

一颗?#27966;了?#30528;各色光芒的圆球,自树林中,山岩间、溪水里踊跃出来,先是缓缓地,继而被无形的力量牵引,一点点加速,很快便化作了一颗颗的流星,向天上飞去……

看着四周异象,猫女敏锐地察觉到,那些是山间万物的灵。万物有灵,此时正是万物之灵的显化

整座云台山脉,被方才那悠长的号角声?#21483;?#20102;,山中万物之灵汇聚流动,飞往一处去。

那是望月谷的方向。

“所谓绝对的实力,在我看来就像是一道减法题。”

重压之下,王陆进一步收缩剑围,三尺剑围如今不足三寸,崩盘在即,他却淡然处之,还不紧不慢地开口讲解着他对绝对实力的?#29616;?/p>

“首先,将对手的力量一五一十摆出来,几个元婴,几个金丹,几个虚丹……再摆出我方的力量,然后便开始做减法,我方的每一步棋,每一个角色能够扣除对方多少实力,都一一计算出来。例如犬走棋,便最少能扣掉对方两名金丹。而小七你的往生净土,至少也能扣掉对方三到四个金丹;我和琉璃仙联手运剑,足以扣除对方所有的杂兵……诸如这般计算,将这个减法题做到最后,哪一方数字较大,哪一方便有绝对的实力。而对我来说,这减法题做到最后一步时,只要将对手减到不得不元婴出窍,那就是赢了。”

王陆不徐不疾地说着,尽管口鼻之中,鲜血越发多的涌出来,他的姿态却显得更为从容不?#21462;?/p>

“而依照我的计算,哪怕这场战斗的每一个步骤都不顺利,犬走被人认出真身,小七的往生净土难以抗衡万灵锁煞,驭兽宗还有其他隐藏的?#30528;啤?#21482;要还维持在一个基本的?#20384;?#21306;间内,我都能想办法将减法题做到我想要的那一步。”

望月谷中,王陆平淡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但是在场之人虽多,却没有谁能阻止他说下去。

因为所有人都看到了,云台山方圆五百里升腾而起的万物之灵,以及万物之灵汇聚成的滔?#20384;顺?/p>

这股力量是如此强大,尽管分散的万物之灵存在着太多的?#27605;?粗糙、散逸、不?#19978;?#32479;、缺乏组织……但足?#27426;?足够强,浪潮所过之处,任何力量也无法?#20540;病?/p>

虎王的元婴疯狂扭动,试图从空中逃遁开来,但它方才将自己锁定在万灵大阵的阵眼处,固然得到一时的强化,更有阴风屏?#20384;?#20445;护元婴本体,但此时却如作茧自缚。

更何况万物之灵汇聚时,天地灵气激荡,若无大阵保护,脆弱的元婴立刻就被吹得风雨飘零虎王根本是进退两难

虎王只觉得时间如同停顿,每一息都变得无比漫长只有王陆那冷漠的声音,不紧不慢地传递过来。

“很奇怪为什么?#22839;?#39537;使云台山万物之灵?三日前,?#35828;?#23665;灵将她的女儿托付给了我,?#26131;?#20026;下任山灵的监护人,不仅拥有指使山灵的权力,而且在其灵智成熟前,更是云台山的摄政王。王权不是无所不能,但在云台山发动一次全民战争,总还做得到,也幸亏我晋级虚丹,才能临阵炼制出有?#20197;?#31070;烙印的号?#24688;?#34382;王啊,你修为高深,足有元婴境界,手下猛将如云,比我们几人加起来要强得太多,可是和云台山这天地万物相比,又算得什么?你若是元婴肉身不分离,或许?#19968;?#27809;有太好的办法对付你,可如今你已踏入死门,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就只有死路一条。”

“这一招其实没什么大不了,以万物之灵硬冲,可说是?#35828;?#19968;千自损一万,云台仙子她过于温柔?#23631;?无论如何也不忍心自己的?#29992;?#33945;受这样的牺牲,因此先前只能纵容你们在?#35828;?#20026;恶。但我就不同了,我既不温柔也不?#23631;?信奉长痛不如短痛,宁肯今日令云台山自断一指,也要将你们这群病毒杂菌彻底驱逐出去”

“虎王啊,这云台山?#29399;?#38452;寒,你元婴裸奔,怕是禁受不起,就请?#24616;?#38271;眠了。”

说话间,千万颗光点汇聚一处,紫红色的元婴立时被这浪潮淹没,再也透不出半点光芒。

...

时时彩后一选号技巧
<address id="5x9lf"></address>
<menuitem id="5x9lf"></menuitem>
<th id="5x9lf"></th>
<thead id="5x9lf"><cite id="5x9lf"></cite></thead>
<thead id="5x9lf"></thead><listing id="5x9lf"><menuitem id="5x9lf"></menuitem></listing>
<listing id="5x9lf"></listing><listing id="5x9lf"></listing>
<var id="5x9lf"><strike id="5x9lf"><address id="5x9lf"></address></strike></var>
<var id="5x9lf"><dl id="5x9lf"></dl></var>
<var id="5x9lf"></var><var id="5x9lf"><video id="5x9lf"><menuitem id="5x9lf"></menuitem></video></var>
<cite id="5x9lf"><video id="5x9lf"><thead id="5x9lf"></thead></video></cite>
<menuitem id="5x9lf"></menuitem><thead id="5x9lf"></thead>
<address id="5x9lf"></address>
<menuitem id="5x9lf"></menuitem>
<th id="5x9lf"></th>
<thead id="5x9lf"><cite id="5x9lf"></cite></thead>
<thead id="5x9lf"></thead><listing id="5x9lf"><menuitem id="5x9lf"></menuitem></listing>
<listing id="5x9lf"></listing><listing id="5x9lf"></listing>
<var id="5x9lf"><strike id="5x9lf"><address id="5x9lf"></address></strike></var>
<var id="5x9lf"><dl id="5x9lf"></dl></var>
<var id="5x9lf"></var><var id="5x9lf"><video id="5x9lf"><menuitem id="5x9lf"></menuitem></video></var>
<cite id="5x9lf"><video id="5x9lf"><thead id="5x9lf"></thead></video></cite>
<menuitem id="5x9lf"></menuitem><thead id="5x9lf"></thead>
姚记捕鱼 海南私彩包吗码单双 七乐彩10个复式中5个多少钱 500彩票网股票 海南飞鱼彩票控 广东快乐十分走势 六肖中特准王中王开奖 明升娱乐城可靠吗 广东快乐十分高手论坛 福彩3d 彩乐乐山东11选5推荐 2元彩票能中多少 辽宁11选五任二遗漏 宁夏十一选五开奖走势走势图 湖北11选5中奖查询